合作专线:17362615757
行业资讯

AI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AI新闻

接连连续亏损6年,公司负债达10亿美元,DeepMind靠砸钱多种模式还能我们能走多远?


编译整理 | 夕颜出品 | AI科技大本营(ID:rgznai100) 导读:近日,据《彭博社》报道,2018 年,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Inc. 收购的人工智能公司 DeepMind 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但却因为亏损增至数十亿美元,收益情况不容乐观。收购 6 周年,DeepMind 的盈利能力依然备受质疑,此后它将如何探索商业模式,所有人都在注视着。
负债超 10 亿美元,亏损 5.72 亿美元
2018 年,DeepMind 的亏损从 2017 年的 3.022 亿英镑增长至 4.702 亿英镑(约 5.72 亿美元)。同时,收入从 5440 万英镑增至 1.028 亿英镑(约 1.25 亿美元)。2018年,员工成本与去年同期相比几乎翻了一番,达到 3.98 亿英镑(4.84 亿美元)。 根据英国商业登记公司 House 公布的全年账目显示,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公司今年还有超过 10 亿美元的债务待偿还。 DeepMind 今年到期的债务高达 10.4 亿英镑,其中包括欠其收购者 Alphabet 的 8.83 亿英镑贷款(彭博社报道)。DeepMind 在今年的书面保证书中指出,至少在一年内还需要获得资金支持。 迄今为止,DeepMind 唯一的客户就是 Alphabet,2017 年,后者对前者补偿 5440 万英镑(约 6600 万美元)。 “我们在谷歌的 DeepMind 团队继续取得了巨大进步,将专业知识带到像谷歌这样具有大规模真实场景的挑战中,过去一年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该公司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将继续投资于基础研究,以及世界一流的跨学科团队,期待未来会有更多突破。”
与 Alphabet 摩擦不断,未来何去何从?
Alphabet Inc. 在 2014 年以 4 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 DeepMind。第二年,该公司开始从事医疗健康研究,并创建了一个专注于该领域的部门。 该公司与英国国家卫生服务医院合作,研究可以诊断眼疾和从医学图像中发现头颈癌的算法,并与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合作研究预测患者的急性肾损伤等病情突然恶化风险的算法。 从那时起,DeepMind 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突破,尤其是 Go 在围棋比赛中击败世界顶级玩家。DeepMind 的发言人还强调了去年所做的工作,比如管理谷歌数据冷却中心,大大降低了冷却能耗。2017 年 10 月,谷歌宣布在谷歌智能助手中采用 DeepMind AI 模型 WaveNet,使机器的发音更接近真人(但转换语音服务的价格比亚马逊同类竞品高了 4 倍);DeepMind 的“You might also like”的功能还将安卓设备上 Google Play 商店中个应用安装率提高了 20%。 DeepMind 与谷歌的密切合作表明,Alphabet 正在努力将其截然不同的人工智能团队聚集在一起,尽管这项安排当时曾引起员工之间的内斗,此后更是摩擦不断。

为什么两者之间的磨合不是一帆风顺? 首先,两者在人才招聘上相互竞争,而且 DeepMind 并入 Alphabet 之后的行事风格一向独立又傲娇,曾公开对谷歌已开发的机器学习算法表示不满意,还因认为谷歌云的市场目标不明确拒绝与谷歌云计算部门的品牌合作。 其次,目前 DeepMind 的研究仍侧重于理想环境下算法的开发,在建立 AI 系统、在复杂游戏中击败人类、学习 3D 空间都处于行业领先水平。但是,谷歌的业务模式需要 DeepMind 的研究有更强的落地性,从而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但很显然,DeepMind 未能达到谷歌的要求,连续 6 年的亏损状况说明了一切。 值得注意的是,DeepMind 在商业化上并非一直止步不前。2019 年 4 月,DeepMind 发布了首款利用 AI 和机器学习算法首次打造的医疗产品和算法产品,通过对眼部 OCT 图像的扫描,该产品可识别出 50 多种威胁到视力的眼科疾病,准确率高达 94%,超过了人类专家的表现,这算是 DeepMind 给质疑其商业化模式声音的一次回击。 当然,让 DeepMind 与谷歌摩擦不断另一重要原因是 Alphabet 对前者昂贵开支的合理性始终持质疑态度。 据悉,为了获得充分的研究自由,DeepMind 需要 Alphabet 为其提供研究资金,却不肯和 Alphabet 分享数据。Alphabet 收购 DeepMind 时,同意建立一个道德安全委员会来确保其 AI 技术不会被滥用。但随后,DeepMind 一直未透露董事会成员讨论的相关内容。  据 Financial  Times 报道称,2018 年 6 月开始,Alphabet 已经对 DeepMind 昂贵开销的合理性产生怀疑,并督促 DeepMind 说明其商业模式,并向董事会说明他们的资金流向。据审查小组称,DeepMind 最终必须通过分享算法和数据或通过赚钱来证明其价值,尽管 DeepMind 暂时不担心 Alphabet 现在会停掉他们正在做的研究,但不能保证 Alphabet 的董事在 2019 年是否还这样想。 另外, 谷歌表示,跟着 DeepMind 来到谷歌的 75 名员工,包括 DeepMind 首席执行官 Demis Hassabis 本人都可以自行决定去留。DeepMind 今后是继续依附 Alphabet 的预算支持,还是像其他部门一样独立发展,已经到了做出选择的关键时期。 根据 DeepMind 今年的保证书来看,它已经暂时做出抉择,选择继续获得至少一年的财务支持。
另外,谷歌在 11 月证实其将接管 DeepMind Health,但尚未最终敲定。虽然还欠着谷歌的债务,DeepMind 仍然在积极开展新项目。 最近DeepMind 与 同属 Alphabet 所有的自动驾驶公司 Waymo 合作,以一种模仿达尔文进化论的方式,用被称为 population-based training(PBT)的方法更好地训练自动驾驶软件,比之前的方法省去 50% 的时间和资源。
盈利能力与 Google Brain 相形见绌

相比之下,谷歌的内部人工智能团队 Google Brain 对公司的盈利产生了重大影响。  “Google Brain 极大地改善了他们的搜索排名、广告位置、语音识别和机器翻译。他们推出了 TensorFlow,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深度学习开源软件,“《终极算法》的作者 Pedro Domingos 说道。“大多数情况下,DeepMind 一直在致力于模拟和游戏,可以快速获得成功和很多关注,但在谷歌肯定会面临交付的压力。” 7 月,总部位于旧金山的人工智能研究组织 OpenAI 从微软筹集了 10 亿美元资金,在实现 AGI 的道路上与 DeepMind 抗衡。根据 OpenAI 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 Greg Brockman 的说法,这笔资金会在五年内,甚至可能在更短的时间内用完”。该公司由 Elon Musk 和 Peter Thiel 于 2015 年创立,最近在 3 月进行了重组,成为一个营利性组织。在谷歌、Facebook 以及像 DeepMind 这样的人工智能科技巨头付出巨额代价进行基础 AI 研究之时,OpenAI 放弃筹集“数十亿美元”以激励顶级研究员的做法,因为这增加了研究成本。 可以看到,虽然 DeepMind 还没有真正开始盈利,但是 2018 年收入翻番已经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其商业潜力,虽然类似于学术成果的研究不能立即产生效益,但从长远来看,它可能帮助谷歌在 AI 领域开疆拓土,并推动产品的发展。商业模式探索固然重要,但急功近利一定不是最好的选择,DeepMind 未来会走向哪里,我们拭目以待。 原文链接:;utm_medium=bd&cmpId=google
粤ICP备19111974号